报表少了 干劲足了

图片 1

——江苏宿迁通过“小切口”做好基层减负“大文章”

编者按: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侵蚀党的执政基础,损害人民群众利益。中央将2019年定为“基层减负年”,要求解决一些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,切实为基层减负。湖南省委切实推动“基层减负年”落地见效,出台了《关于大力提倡求真务实真抓实干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意见》,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20条措施等。

大暑时节,在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埠子镇肖桥村村委会,房间空调吹出习习凉风,20多位小朋友正在剪纸传承人的带领下学习剪纸,墙上挂满了他们的作品,虽然生涩,但已小有模样。

湖南各级各部门如何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要求,从自身实际出发,破除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?基层有何生动有益实践?红网开设《减负担
增实干
向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亮剑》专栏,聚焦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湖南实践。

“现在基层负担少了,像爱心暑托班这样的文化活动可以正常组织开展了。”看着孩子们欢快的笑脸,村党委书记陈茂章不无欣慰地说。

红网时刻4月17日讯“以前不是忙着准备材料,就是忙着迎接检查,现在能够安安心心忙工作的时间明显多了。”对于衡阳市石鼓区、黄沙湾街道青石村村支书王德高而言,基层“减负”的感受非常明显。近日,红网时刻记者前往衡阳石鼓区采访时了解到,随着集中整治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不断向基层延伸,对于基层干部而言,可以安安心心干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多了,可以一门心思干实事的精力越来越足了。

在宿迁,“负担少了”正日益成为基层广大党员干部的切身体会。从2018年底以来,该市从压减村报表这个“小切口”入手,推动做好基层减负这篇“大文章”。

2016年,青石村就曾因为“形式主义”的问题被抹了黑。2016年11月,青石村一名村干部为对上级检查,将52户贫困户的《贫困户脱贫验收表》中“家庭人均收入”项目不据实填写,而是全部填成3200元。

“打印机都经常‘累’出故障”

这种填报扶贫就是典型的形式主义,但过多的检查督查也是形式主义。督查检查过多过滥、台账表格重复繁杂是基层干部反映强烈的问题,此次中央集中整治形式主义有力地回应了基层干部的关切和心声。

臧其金是宿迁市宿城区蔡集镇漏河村党支部书记,连日来,他正带领村组干部顶着烈日在河滩边丈量土地。他们脚下的这块地即将承包给村里大户发展中药材规模种植。“过去可没有太多时间来琢磨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事情,村‘两委’一班人基本上围着报表转。”臧其金说。

据石鼓区纪委常委贺程杰介绍,自《湖南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20条措施》出台后,由石鼓区委牵头,各督查检查部门带队深入调查排查,摸清查摆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突出问题、具体表现,找到症结,拿出了管用办法精准施策。“目前,全区44项申请的督查检查项目,18个被撤销,合并保留了26个。”

“围着报表转”这个说法并不夸张。2018年11月,宿迁市组织调研小组在全市选择8个村就“四风”问题特别是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突出问题展开调研。调研中,村干部普遍反映填报表格负担较重、压力较大,挤占了大量工作时间。

今年以来,石鼓区针对基层干部反映强烈的督查检查过多过滥问题,对考核内容进行了整合,并推行年度计划和审批报备制度,预计全年各项督查检查将减少70%以上。单个部门的业务例行检查,原则上一年不得超过4个。

报表种类多,2018年1月至11月,8个村平均填报了89份表格,基本上平均不到3个工作日就要填报1份,其中泗阳县李口镇卢塘村填报最多,各类年报、季报、月报、周报加起来有156份。填报条线相对集中,主要集中在民政、农业、统计等。

此外,针对报表重复、台账过多的问题,石鼓区纪委下发了《关于清理规范工作报表的通知》,将内容相似度高、存在交叉的表格合并。在减轻基层干部填表任务的同时,转标考核取向,更加注重工作实效。“以前检查工作更多的是看台账、翻表格,现在就看你工作有没有做好,群众满不满意。”石鼓区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刘柳江告诉红网时刻记者,这样,才有利于让基层干部放开手脚、轻装上阵。

“曾经填写过一份表格,涉及48项内容,有多项还需要进行数字换算,仅填报说明就一长串。”“每年打印复印各类表格就要支出不少钱,连打印机都经常‘累’出故障。”很多村干部反映,数量繁多的报表消耗了大量的精力,严重影响基层干劲。

上边千条线,下边一根针。基层特别是村统计报表过多过滥,问题究竟出在哪里?

宿迁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“像民政部门下发《农村三留守人员排查摸底统计表》,卫计部门又分别下发《留守儿童登记表》《留守老人登记表》《留守妇女登记表》,部门之间缺乏统筹;而像《育龄妇女登记表》和《育龄妇女流动人员登记表》由同一部门不同时间发出,它们关联度高,完全可以设计在同一张表格内,避免重复填报。”

村干部还反映,除了报表名目多、种类繁杂外,一些表格填报也过于频繁。“我们农村人口流动性不大,总体比较稳定,涉及人口方面的月报表完全可以半年或者每年集中填报一次,遇到特殊情况再单独统计,这样可以减轻基层不少负担。”

“各类报表过多过滥、多头统计,让基层干部身心俱疲,这是典型的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。”宿迁市委常委、市纪委书记、市监委主任李桂琴表示,围绕解决基层减负,首先要在科学控减报表上做到精准发力。

“现在不用我们劳神了”

“现在不用我们劳神了,真方便。”说到孙子的上学助学金,宿迁市宿豫区曹集乡冒店村建档立卡低收入户唐德平显得十分轻松,“以前村干部要三番两次来,又要填表,又要盖章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钱。”

通过让“数据多跑路”,既减少了一堆报表,又保证扶贫资金发得精准。宿迁市纪委监委通过督促教育、扶贫、财政、民政等部门联合下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做好教育扶贫工作的通知》,加强协作配合,充分利用“阳光扶贫”监管系统,将建档立卡学龄人员与学籍管理系统进行信息比对,按比对结果直接将助学金发放到学生的“一折通”上。2018年,该市采用改进后的办法,全市共为建档立卡家庭发放助学金25.37万人次、2.18亿元。

“只填不用的‘僵尸’报表全部减掉、一个不留;同一部门不同科室内容相近的报表,进行优化整合,避免多头统计;多个部门共需共用的数据,由牵头部门定期推送,数据共享;对能通过信息化平台获取的数据,一律通过平台获取。”宿迁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介绍,报表减控工作并没有“一刀切”,而是根据工作需要出发,做到应删尽删、应减尽减。

民政工作关系民生也连着民心,同时也是产生各类报表的“大户”,“像殡葬数据信息统计,涉及到多个部门,过去大家通常依靠各自系统来提供数据,层层核对、层层填表。”宿迁市民政局党委书记、局长倪成城介绍,在清理报表工作开展后,如今这类信息数据由民政部门统一扎口统计,然后通过政务信息平台推送给公安、人社、公积金、国土等部门,这样的数据同根同源、共享共用,既避免了多头统计容易造成“数据打架”现象,也减轻了基层填报负担。

经过清理,全市保留的村报表由2018年的82类压减至42类,压减48.8%,其中,对省及省以上需求报表,在保证数据采集完整的前提下,经过优化、整合、共享,由51类压减至37类,压减27.5%,市及市以下需求报表由31类压减至5类,压减83.8%。

强监督防反弹

近日,宿迁市某乡镇民政办工作人员蔡某因违反报表清理规定,被给予警告处分。

据办案人员介绍,2019年4月,蔡某要求各村社会救助协理员每月报送《民政资金补助人员死亡登记表》。经调查,死亡人口信息实现数据共享后,乡镇民政办只需将数据交村核对,有遗漏才需要向上反馈。蔡某在无上级要求且已掌握信息的情况下,擅自要求村每月报送死亡人口报表,违反了报表清理工作相关规定。

“村报表减负增效,必须要有强有力的监督才能巩固成果。我市明确了‘清单制、备案制、监测点’三个监督重点,确保报表清理工作有实效、不反弹。”宿迁市纪委副书记、监委副主任朱金刚说。

据了解,宿迁市纪委监委对2019年由村填报的报表列出清单,各部门及时下发表格,确保基层能够有时间、高质量完成统计任务;对超出清单范围的报表,村有权“拒绝”填报。

对未列在计划清单范围内而又因工作确实需要村填报的,必须经市、县分管领导签批同意,并报同级纪检监察机关备案后方可实施。

为防止村级报表清理工作反弹回潮,宿迁市纪委监委还在全市选取16个村作为监测点开展定点监测,及时预警。同时,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不定期对一些村开展抽查,既查“清单制、备案制、监测点”落实情况,又查主体责任、监督责任履行情况。泗阳县纪委监委还专门组织50名作风建设监督员,分成16个工作组,不定期深入全县238个村,通过入户走访、现场查问等方式,抽查有无清单之外填写报表情况。

截至目前,该市纪委监委共组织了5批次抽查,抽查33个村报表填报情况,发现问题7个,对9人进行了责任追究。

经过半年多的专项清理,村级报表过多过滥、多头反复报送等问题得到初步遏制,让基层干部从繁琐的、不必要的报表中解脱出来。

打出“组合拳”放大减负成效

以基层报表清理为突破口,宿迁市委认真贯彻中央、省委为基层减负工作部署,及时出台《关于减轻基层负担的十项规定》,宿迁市纪委监委立足监督的再监督职责,督促各地、各部门打好“组合拳”,进一步放大减负成效。

村部“减牌”。前文中的肖桥村曾一度被“庙小牌子多”所困扰,“应付检查,哪个部门下来,四个螺丝一拧,就换哪家的牌子。”现在,应付检查牌子少了,为民服务空间大了,肖桥村的综合文化服务中心设置了阅读室、活动室、剪纸工作室。

干部“减会”。以前,群众到社区,就像进机关,一找干部不在,经常是“开会去了”。“如今,社区干部天天围着我们转,三天两头有便民服务活动,社区热闹得像个游乐场一样。”宿迁市宿豫区豫新街道江山社区群众蔡敦友说道。

手机“减群”。过去,宿迁市泗阳县张家圩镇组织委员鲁燕手机里的工作群有几十个。“就算开车,我也习惯性地在等红灯的间隙打开微信,看看有没有新任务。”现在,工作群只剩下3个,鲁燕有更多时间与群众打成一片,每周可以跑好几个村。

考核“减项”。宿迁市泗洪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王春建介绍,今年起,对村级党组织的考核不再看重台账,而是在年底开展“村村到”随机调查,进村入户访谈。“跟群众熟不熟,是我们考核基层干部的重要内容。如果群众都不认识书记,就算‘不满意’。一个村整体满意率低于60%,将对书记作降职或免职处理。”

“破冰之功,非一春之暖。反对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永远在路上,为基层减负更是一场攻坚战、持久战。”李桂琴表示,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将切实履行监督的再监督职责,进一步巩固拓展基层减负成果,切实为基层减负、为干部“松绑”。

相关文章